您目前的位置:首页 > 生态产业 > 有机肥料 > 正文
有机肥产业化标准何去何从?

双击自动滚屏 日期:2009-10-13 浏览: 次 来源:四川生态网
 
核心提示:长期受“不合理待遇”压抑,有机肥行业发展与相关政策、行业标准之间的冲突日益凸显,农业部最近向各地发出征求修订标准意见后,关于有机肥行业的是是非非,再度引起人们高度关注。
长期受“不合理待遇”压抑,有机肥行业发展与相关政策、行业标准之间的冲突日益凸显,农业部最近向各地发出征求修订标准意见后,关于有机肥行业的是是非非,再度引起人们高度关注。
张夫道,年近古稀,研究有机肥40多年了,目前仍担任中国农科院土肥所首席研究员。他曾与徐能海、胡群中、巩细民、王旭等人,起草有机肥料行业标准(NY525-2002)。
7月31日下午,张夫道回忆说,2002年8月27日正式发布有机肥料标准,同年12月1日起施行。标准刚实施时就引来不少生产企业强烈反对,认为标准定得“太严格了”。
7年过去了,关于有机肥料行业标准的争议一直没有消停过。对此,张夫道也认为,“现在的有机肥早已不是制订标准时的有机肥,这个标准也确实该修改了!”
重新认识“有机肥料”
从概念看,行业标准(NY525-2002)如此定义有机肥料:主要来源于植物和(或)动物,施土壤以提供植物营养为主要功能的含碳物料。
据相关资料显示,我国既是世界化肥消耗量最大的国家,又是对固体有机废弃物利用最不充分的国家。每年都有大量的固体有机废弃物资源被浪费成为有机污染物,只有20%被农业生产利用。
随着国家大力促进有机肥资源的循环利用,以及应对有机肥资源废弃所引发环境问题的出路问题,最近几年,用于有机肥的资源或来源,已大大超出了动植物范畴,大量的城市生活废水和污泥、工业废水废渣等,已成为商品有机肥生产来源的“积极分子”。
多种类型的资源进入有机肥行业后,国内有专家提出了“有机(类)肥料”的概念,范围更广,涵盖有机-无机肥料,其根本目的是为了针对资源来源不一的有机肥,执行特有的生产和检测标准,与过去的秸杆堆沤、禽畜粪便等动植物来源的有机肥相区别对待。
最近几年,众多科研机构与企业的创新性的研发,为产业链循环利用做了有益的探索,并推动了有机肥产业化发展进程。
山东泉林嘉有肥料有限责任公司从作物秸秆到绿色有机肥的资源循环,利用产业制造“嘉有绿色有机肥模式”,不仅解决了其秸秆制浆的环保问题,又开辟了造纸工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新模式。
深圳市芭田生态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研发出的工业化堆肥(发酵)技术,及其配套的优质肥料生产技术,既解决了城市污水处理厂污泥的污染问题,又开辟了污泥有效利用的新途径。
中国农业大学曹一平教授认为,在经济发展大背景下,有机肥资源有了双面的角色,如果不挖掘它的正面作用,它的负面作用就会抬头。发展有机肥产业利农、利民,要站在国家发展生态农业的立场上来考虑行业未来的发展。
与此同时,不同类型的原料加入有机肥行业,所带来的农田、水源污染,已引起当下不少专家学者担忧。7月31日,农业部农技推广中心土肥处副处长杨帆认为,与无机肥氮、磷、钾明确的养分相比,有机肥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对里面的东西,我们至今仍未能完全掌握通透,更谈不上确定检测和化验的标准。我们几千年来,农业发展主要依赖有机肥料,关于有机肥所带来的奥妙,恐怕我们的认识只是迈出了很小的一步。
从三聚氰胺事件反思“肥料安全”
从食物链的角度看,肥料作为农作物的粮食,肥料安全是食品安全的源头保证,把好肥料质量安全这一关是食品安全的前提和基础。
7月31日,国家化肥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上海)副主任商照聪以三聚氰胺事件为例,认为肥料质量安全关乎整个行业。企业无论大小都不可袖手旁观,否则“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三聚氰胺事件发于三鹿,但是惨遭打击的是全国奶业。许多污染物,包括有机的及无机的,都可能通过肥料这一源头进入土壤、作物而后进入人体或间接通过饲料-动物-食品这一渠道进入人体。所以,对于肥料中可能含有的有机及无机有害物质,通过食品链进入人体的危险性及防治对策的研究,不仅是肥料质量安全和需要,更是食品安全的需要。
目前,我国对肥料安全已有一些相应标准,如污泥农用标准,但滞后于科研和生产,有相当大一部分污染物尤其是有机污染物未能涵盖在内,如禽畜粪便中的抗生素、污泥中的环状污染物。这些在欧美等国已列为“优控污染物”,但我国尚未建立相应的标准。
商照聪说,行内普遍存在三种态度,一是以为目前尚无标准而漠然视之,这是很不明智的。二是钻标准空子,把有害原料加入肥料。这种态度害人害己。三是未雨绸缪,尽快预警。肥料企业尤其是大企业应以社会责任感和企业道德为动力积极主动进行研究,尽早规避风险,保障肥料安全。
三鹿奶粉等系列事件过后,三聚氰胺废渣被勒令不能再作为饲料添加剂使用,废渣的出路就成了问题。不少化肥生产企业咨询行内专家,能否将三聚氰胺废渣用于有机肥生产。目前已引起了一些科研部门、专家和肥料企业的关注。广东一家有机肥生产厂家对此已作田间试验,实验结果显示,使用三聚氰胺废渣生产的有机肥后,作物体内,甚至连蔬菜的叶子都能检测出三聚氰胺。
有机肥存在的安全隐患
5月26日,广东省农业厅转发农业部关于切实做好肥料登记管理工作的通知中,强调严把安全关。有机—无机复混肥料、有机肥料产品申请登记时,应提交包括重金属含量、蛔虫卵死亡率和大肠杆菌值等指标的全项检验报告。床土调酸剂应增加检测重金属含量项目。对可能存在安全性风险的有机—无机复混肥料、有机肥料和床土调酸剂产品,可根据需要安排产品毒理学试验和产品安全性田间试验。
影响有机肥的安全系数,由多种因素造成。肥料污染物的主要来源有哪些?综合国内多数专家的意见,具体如下:
——铅、铬、汞、镉、砷等重金属污染
其污染源头主要是有生产用矿物原料、冶炼用废酸、重金属污染污泥等。重金属污染更多地出现在磷肥产品及复肥产品中。另外,还有一些肥料(如钾肥、氯化铵等)无机杂质如盐的含量过高,不仅会造成土壤盐碱化,甚至会造成烧苗或减产,一些有机肥料的重金属污染也非常严重。
——有机污染物(20多种优控污染物未有国标)
这些污染物来源于污泥、农作物秸秆(受农药、除草剂及汽车、拖拉机排放尾气污染)等。相当多肥料色素是芳香环状有机物,也可能是有机污染物来源之一。
华南农大资环学院曾对广东省广泛施用的22种肥料(包括单质肥料、有机肥和复合肥)的分析表明,肥料中检测到26种优控污染物,以邻苯二甲酸酯类和硝基芳烃的总含量最高,其次为多环芳烃和卤代烃类。另外,肥料加工过程中产生缩二脲、游离酸、亚甲基二脲以及由原料如废酸等带入的三氯乙醛、三氯乙酸等也是氮磷肥和复肥中常见的有机物有害物质。
——抗生素、有机砷
我国作为饲料添加剂的金霉素和土霉素的年用量分别高达1000吨和7000吨左右,动物性食品中抗生素残留严重危害人体健康。但是,动物养殖中大量使用的各种抗生素通常绝大部分(80-90%)以药物原形随粪尿排泄。猪粪、鸡粪等禽畜废物通常作为有机肥广泛用于农业生产,每年由此输入土壤中抗生素的数量甚至不亚于农药,通过土壤肥料进入食物链。有些兽药随粪便排放后的代谢产物具有更高毒性。
——病原菌和虫卵
来源于加入未经检验的微生物菌种,可引起人或动物感染疾病。近十年来由于生物肥料新品种的不断扩大,生产用菌种增加到了目前的100多种。菌种使用中不安全因素也在逐渐扩大,对人、动物和植物有害的菌种有可能流入生产环节。有些条件性菌种有可能流入生产环节,从而引发安全问题。2006年10月《微生物肥料生物安全通用技术准则》正式实施,但相关企业的认知度却不高。此外,未经规范处理的禽畜类粪便带有的病菌、虫卵也可传播疾病,如禽流感、大肠杆菌寄生虫等。
修改行业标准从何入手?
毋庸置疑,加快肥料质量安全的标准化工作,是应对肥料质量安全问题的有力措施,但标准化工作要在现有科研共识的基础上有一定的前瞻性。我国刚刚发布了《肥料中砷、镉、铅、铬、汞生态指标》国家标准,但该标准为推荐标准,不具有强制性,且仅列出了常见的五种重金属。肥料质量安全方面的标准不完善,主要是因为现在还存在诸多技术问题需要逐步解决和完善:
一是肥料问题,特别是有机肥料中有害物质种类复杂,种类和有害程度尚难统一,相关科研工作仍需加强。
二是哪些原料可以用于生产原料,特别是有机肥料,要了解来源可能带入的污染物。对有害物质的作用机理和食物链内的传递效率影响到限量指标的制定以及有机肥料评价哪些指标,特别是有机质测试方法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问题,应加强研究。
对此,商照聪等专家呼吁相关职能部门,包括行业管理和质监部门共同努力,发挥应有的监管、组织和引导作用。扶持鼓励企业开展前瞻性肥料安全科研工作。建议在有机肥料质量安全指标检测控制技术等方面,组织联合攻关项目,提升我国肥料质量安全水平。
深圳芭田生态工程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农艺师段继贤,建议国家把发展有机肥纳入农业发展规划,制定相关方针政策,鼓励农民增施有机肥料,大力发展商品有机肥料,政策上给予优惠,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给予扶持。
中国植物与营养学会有机肥专业委员会主任沈其荣说,现在农业部的行业标准是含水量20%,这意味着所有的有机肥都必须上烘干线,等于增加了企业的生产成本。
他介绍说,有机肥的制作过程是腐熟,腐熟后的有机肥水分在30%左右,有益微生物都能存活,对土壤十分有好处。但是要想达到20%的标准,腐熟后的有机肥必须上烘干线烘干掉10%的水分,这样微生物也就被杀死了,效果也不见了。
此外,农业部规定有机肥最好不要造粒(因为造粒影响养分的有效性和增加肥料生产成本),烘干到20%水份的有机肥如果不造粒就成为灰粉状。干粉状的有机肥看上去像干面粉,容易被风吹掉、流失快,还不好使用。农民看到灰白色的有机肥,就知道这样的有机肥水分少,效果不好,也不愿意购买。所以修改商品有机肥的水分标准势在必行,这样既降低企业生产成本,还可以提高肥料的生物效果。另外,修订标准还兼顾到有机肥的养分标准。目前商品有机肥的养分标准还是4%,而真正的有机肥肥源养分应该达到5%以上,所以需要将商品有机肥的养分含量提高至5%-6%。
水分超标带来的尴尬局面,全国各地的情况几乎一样。广东某有机肥生产企业诉苦:水分做到20%,没有卖相,超过标准,又面临工商等部门的查处,查一个超标一个。
河北一家企业曾将有机肥推向山东市场,结果第一批价值5万元的肥料,就因水分超标被查处,罚款数万元。后来,该企业老板索性放弃了这批货,任由当地工商局处置。
江苏镇江恒欣肥料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沙爱国认为,有机肥里主要是微生物,微生物生活需要水、空气、养分。有机肥是个活体,必须保证要有水分,而且不能小于25%,增加水分不是降低有机肥的产品质量,而是需要满足有机肥生物活性,维持有机肥生存环境的需要。所以,现有的有机肥标准很有修订的必要。
7月31日,山东泉林嘉有肥料有限责任公司等数十家有机肥生产企业,自觉发起了成立“中国有机肥行业协会”的呼声,并举办了发起签字仪式,力争促成和加快推进国家对有机肥标准的修改。
国内不少企业对此寄予厚望。烟台众德集团总经理王其选希望,成立行业协会能提高行业成员的呼声,引起国家的重视,并加大政策扶持力度。比如扩大补贴范围、提高补贴额度、优化补贴方式,降低有机肥的铁路运费等。
有机肥产业化何去何从?或许就像杨帆所说,我们才刚刚起步。
 
(信息来源:化肥资讯网)
相关链接
信息搜索
推荐信息
热点信息